当前位置:广州印功夫智能书画院 > 广州热点资讯 > 广州新闻资讯 > 广州人物聚焦 >  【人物聚焦】 当代草书十大青年书法家——杨 雯

【人物聚焦】 当代草书十大青年书法家——杨 雯

发表时间:2017-12-12 17:20:12  来源:印功夫智能书画院  浏览:次   【】【】【
杨雯,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,北京大学、国家画院中国人民大学胡抗美·曾翔工作室助教,中国书法家协会考级中心考官,山东省书法家协会理事、草书委员会秘书长。山东省书法家协会王羲之书法院副院长,山东省科技大学艺术学院客座教授,中国书法体验馆(香港)馆长,琉璃厂书法院院长,河北美术学院“杨雯书法工作室”导师、特聘教授,湖南省岳阳广播电视大学书法学院客座教授,“墨品定制”签约书家,全国七十年代书家艺委会委员,巜青少年书法报》编辑委员会委员,2016年被评为“全国十大青年书法家”,“东方艺术”全国青年书法二十家提名书家,荣获山东省“国展精英十佳”称号,2013年荣获山东省书法创作成就奖,2014北京水墨公益基金提名“山东省十大青年书法家”,并荣获山东省第七届泰山文艺奖一等奖(省政府文艺最高奖),被“中国书画”提名“中国当代实力派书法家”,2006年及2010年两次举办个展并出版《全国中青年书法名家档案--杨雯卷》、《杨雯书法篆刻作品集》、《疏野四风--杨雯卷》,2014年出版并发行《“花开五叶”当代著名青年书家五人精品展--杨雯卷》、《全国七十年代书家代表人物精品集--杨雯卷》等。2017年入选国家艺术基金书法创作人才项目成员。



名  家  评  论


潇洒流落忌飘浮

周德聪


——评杨雯获第四届中国书法兰亭奖•佳作奖三等奖作品


杨雯的草书,无疑是从深厚的传统中来,因为他深知,受到历史检验,并历经时间淘汰之后遗留下的书法文本,才是今人取法的元典。

他更懂得,书体之间的渊源互渗及其相互碰撞之后的延伸与拓展。故他的书法,对中锋用笔的恪守与行草诸要义的展示,历历可按。

他在丰富多变的笔法中将“线条”演绎得既纯粹清丽,又饱蕴跌宕,无论是行书化的点画还是草书化的符号,均在用笔的节奏变化中依托汉字的空间形态,尽情玩味“线之舞蹈”的潇洒流落,并与自己的心灵契合。



人们认识狂草,发端于唐代的张旭与怀素,由于历史对“颠张醉素”的认可,在一定意义上,将其狂草归依为“酒神精神”的体现,于是便有了所谓“醉书”之狂,在意识与非意识之间,浩然听笔之所至,使得有真正意义上的狂草。

当然,我们并不排斥在此状态下能诞生杰作的可能,但是,今人取法狂草,而且直接与旭素为师,应当是一种理智的选择,将一种激情宣泄,笔走龙蛇的心灵之舞,以一定的法则进行训练与表达,这就不能仅仅视作酒醉之后的笔墨游戏了。

我没有亲见杨雯挥毫,但在其临摹怀素《自叙帖》的视频里,可以窥见他对线条特有的敏锐感知力,且试图还原历史的真相,在貌似“狂”笔奔走的过程中,将点画起止的运行轨迹,交待得十分清楚,笔画之间的承接转换,

线条之间的呼应断连,行进过程的开合纵敛,方折圆转的正反契合,都在一种非常理性的状态下完成了一种妙不可言的感性表达。



在当代行草创作中,向古人取法并直接用于创作之中不乏其人,或截取局部以作整体演绎,或于古人多贴之中汲取养料整合成篇,或古今杂糅,在传统与现代之间游弋,总觉得“招数”不够。

而杨雯获本次兰亭奖的狂草作品,其书写内容是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,洋洋洒洒300余言,他不是用二王行草之法,而是取怀素狂草之迹,将几成定式的“兰亭”笔法、字法与章法进行了大胆改造,设若没有对狂草之法的深切领悟与举一反三的转换能力,断不能完成此作。

灵动轻松的用笔有如野鹤闲云,卷舒自如;潇洒纵横的结字恰似得道高僧,飘飘欲仙;呼应默契的章法深得疏密聚散,开合有度;丰富多变的墨色内蕴五色之彩,华之氤氲。

作品中所有的构成因素都互为生发,共同为作品的“唯一性”尽职尽责。正文主体的狂草部分,由于纸幅的限制未能完成《兰亭序》全文,遂以小字跋尾并同款字延伸,从而使主从分明,让人读后有意犹未尽之妙。

许多习书者,由于缺乏对各种书体的深入研究,仅凭感觉便以为草书易学,只要大胆,行笔了无挂碍,左冲右突,行气连绵不绝,如引春蚓,即得狂草精髓。

其实不然,真正的狂草必有正书的精神,因为草化之后,其符号的借代有严格的规范,不像行草增衍与减损来的随意。


故有“图真不悟,习草将迷”之说。杨雯对不同书体的笔法、笔性、笔势、笔意均有较好的理解,所以他的书法,无论何体,都能较好地展示其固有形貌与精神气韵。

任何字体的书写,都是人的表达方式,能还原历史书写的情状,当然已属不易,但从创造性而言,一切历史均是过往,任何经典都站立在特定的时空,对书法的回望与昭示,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。

今人的责任是,既要承传有绪,又要开启将来,既要表现民族文化之共性,更要展现个性独特之魅力。于是,我们认为,当代书法尤其是行、草书取法趋同、审美趋同、风格趋同,有时表达也在走向趋同,以致笔墨的辨识度越来越低。古之经典,任意截取一个局部,有时哪怕只是一个字,我们也能指认其作者是谁。

当代展览中的获奖作品,“一字乃见其心”的东西已经不多了。杨雯的草书,尽管师出有门,技法娴熟,格调高雅,然终究个性未显,或成小憾。


在关注构成元素及时空交感的同时,对文字空间的形象还原(哪怕是狂草抽象的线条的环绕)亦应重视,尽管欣赏书法可以“惟观神采、不见字形”,

但书法终究是汉字书写的艺术,而汉字固有的形、音、义与汉字组合而成的短句与辞章的意义,共同构成书法作品的“完型”,尤其是经典诗文,人们在赏书的同时必然会产生吟诵的期待。从这个意义上看,杨雯的《兰亭序》狂草,或有可斟酌的地方,如“管弦”二字、“夫人之相与”之“相”草法易生歧义,“或取诸怀抱”之“取”,“老之将至”的连绵对字构之损害,还有漏掉多字现象等,即是只作“线”的赏玩,有些细“线”亦显飘浮,也许注重了用笔起收与承接二队行进中的节律稍有忽略?

从赏评的角度做了一些貌似客观实为主观的一些挑剔,但我依然觉得瑕不掩瑜,作为“兰亭奖”的获奖作品,当之无愧。杨雯还很年轻,假以时日,笔墨定会达于老境,作为书道中人,我们更期盼他有凸显个性的笔墨语言及与众不同的表达方式。
责任编辑:
印功夫在线客服